今日:2017-11-20 星期一 重要通知: “第二届全区百姓艺术健康舞蹈展演”通知
走进文联
·文联简介 ·文联章程
·文联机构 ·主  席  团
·文联委员 ·团体会员
 
文艺家协会
·作家协会
·戏剧家协会
·音乐家协会
·舞蹈家协会
·美术家协会
·摄影家协会
·书法家协会
·民间文艺家协会
·曲艺杂技艺术家协会
·电影电视家协会
当代文艺家
·作    家 ·戏剧家
·音乐家 ·舞蹈家
·美术家 ·摄影家
·书法家  ·民间文艺家
·曲艺杂技艺术家
·电影电视艺术家
 
你现在的位置: 宁夏文艺界 > 聚 焦

浅析肖川诗歌的表现形式和现代主义


发布者:     发布时间:2014-06-16      浏览次数:17912
 
浅析肖川诗歌的表现形式和现代主义
                                                      
瓦楞草
  
        诗人肖川出生于四十年代,他的诗融独特的现实主义风格和艺术感受为一体,对早期宁夏诗坛产生了重要影响。下面,我们以《肖川诗选》中的诗歌为例,就其诗歌不同的表现形式和现实主义进行简要析解。
 
         一、肖川诗歌的表现形式
       
        新诗于“五四”运动前后进入中国,它是舶来品,它在发展过程中出现过多种不同的表现形式。阅读《肖川诗选》我们看到,他的早期诗歌主张借重音律,就像老一辈诗人戴望舒、艾青曾经追求的诗歌表现形式一样,一致地追求音律之美,讲究押韵,例如组诗《风雨无阻》中的诗句:
        “又是几番风雨/人以为垦荒者的生活定然轰轰烈烈/不然为什么使大野生金荒原退却/人以为垦荒者的后代定然巍如山岳/不然哪会有那样的情怀那样的胆略/其实垦荒者周围并非鲜花世界/我们日做夜息暮暮朝朝年年月月/其实垦荒条件并不那么赫然优越/我们默默耕耘如同原头无声的草芥”
        从这首诗中可见,诗歌每句结尾押韵,这样的风格使诗歌固定着一种形式,成为像旧体诗一样可以抑扬顿挫行吟的语言载体。我们认为,这种诗歌形式的出现是旧体诗到新诗过渡中的产物。新诗自进入中国以来,受古体诗音律影响,并未对西方的诗歌艺术技巧进行全面的移植,而是不断借鉴中国传统诗歌的精华之处,使新诗成为具有中国特色的新诗。
        肖川诗歌中,这种风格的作品基本反映与当时社会进步力量相吻合的内容,力矫象征派有些看不懂的语言表达,寻求语言明了而抒情,铺张不虚伪,华美有法度。在这里我们应该注意到,诗歌艺术领域的审美,不同时期有不同的标准,对于美的鉴别上实际是宽容的,有时候为了某一点长处,我们甚至忽略了更多的短处。如果单从诗歌的艺术发展规律去看,诗人这一时期风格的作品具有创造性,这一创造性与我国古代诗歌有着密切联系,可以说古体诗对其当时诗歌创作起到重要的启发和影响。
        然而,当我们再细致一些品读诗句不难发现,这一表现形式存在很多弱点。诗歌表现手法显得机械,总是表露出一些动机,似乎没有这些动机就不能展开诗歌的主题。并且,诗的美感在求全性或对完善的渴望上有它的限度,而且是十分狭窄的限度。很显然,诗中韵律整齐的字句妨碍了诗情的发挥,令诗歌只有刻求之美,大有被约束之感,使诗情成为带着脚镣的诗情。但这是我国诗歌发展必然经历的一个环节,可以说,诗人探索实践各种新的表现形式的过程就是诗歌发展的过程。
        在《肖川诗选》中,除上述诗歌的表现形式外,我们还可以看到另一种全新的诗歌表现形式。这类诗歌完全摆脱了先前的韵律模式,在立足于自身体验和想象的基础上,更多汲取了现实主义和浪漫主义诗艺的表现手法,令人耳目一新,例如:
        《电的宣讲》:“我是阴极阳极之总合/我比头尾相衔的黑白鱼更为玄奥/没有谁的目光能触到我的体态/我离你们很远很远/又无时无刻不在你们身边/不识我的岁月,该是怎样/一条蠕动孱孱病躯的夜蟒啊/我曾以雷震撼过你们/我曾以乌云和闪电启迪过你们/你们又是以怎样的耳目与心态/听之观之感之我的苦意与情蕴?”
       《沉升》:“矿车依斜井而疾下/失重之瞬间其感觉若凌空直上/轮箍与车轨与大气共鸣如航天物引擎之轰响/巷岔飞过一束流星/前方透出些许光晕/想是助我高翔的星际站了/愈是沉下,愈是升腾/到吞噬大力与大汗的蚯蚓腹/到人与顽岩的角逐场/到非空间以外的博大空间/感受一次灵魂之强震/体味天上地下切肤之极差”       
        从诗歌变化来看,肖川在创作中不断探索,对于诗歌的审美发生了很大变化。我们能从他诗歌呈现的独特感受及对中西诗艺的融合消化中发现其独具匠心的创造力。这时他的诗更具感染力和想象力,无论是情感体系还是艺术表现体系都更加成熟,并且越发符合读者的审美情趣。
 
        二、肖川诗歌的现实主义
 
        肖川诗歌作品,除少数在精神上或表现手法上出现过浪漫主义因素,大部分诗歌叙抒语言简明,努力再现生活,强调现实性和日常性,具有鲜明的现实主义特征。诗人根据生活体验,结合塞上西部特有的地域风貌,歌唱生存的意义和生活的本真,其思想观点积极向上,这一点十分难能可贵,就思想质量上说,这是一次深刻的跃进。
        肖川诗歌在完善社会蓝图面前,勾勒的一切存在都具有意义,这无疑是启示人们改良社会的武器,其诗集卷一、卷二,集中深刻真实地反映了一段时期宁夏广阔的社会现实面貌,更有精神的能动性。认真拜读其作品,就像跟随思想家旅行一样,不仅领略到历史的真实,还领略到人的思想的真实,他的诗歌具有的认识,形象地将一代人的生活付诸笔端。
        例如,诗人在《垦荒者的后代》中写道:“我把犁头插进荒原/插下去,我的决心和信念/在这黄绿交杂的世界垦荒/就是说,与贫穷和落后决战/插下去,或是一汪血/哦,我的父辈不也是如此艰难/当犁头插进旱魔心脏/亘古荒原不就多了一洼泥潭?”
        再如,《蓝天为证》:“骄阳欲熔/芨芨草因焦渴而烧燃/蜥族与遮体的戈壁石奄奄一息/沙龙挣揣殆尽无奈临头之大限/万物之灵/难道坐待这酷情的葬火吗?/她走了,向流火大漠之莽腹/向连她自己也难揣测的方位与深度/烟一般悄悄地走了/她要为被困战友携回生命之醴泉/连同令人瞠目属于她的殊荣与壮举”
         亦如《铸》:“爷爷的锤,父亲的锤/还有我的这把锤——都投进炉内/几代人的力和希望/熔在一起,凝在一起/由我焕发出充沛/不要说时代钟壁越来越厚/八十年代的创业者/自有特制的重锤”
        以上诗歌非常注意形式,这种形式既隐藏在诗行的音步和韵律等要素之后,也显现于诗歌整体结构之中,但重要的艺术特征却是意境构设的写实化取向。诗人以合适的词句形成复杂的语言结构,用以表现诗的境界,在常见事物叙抒里,自觉或不自觉加入自身的价值观,既忠实地摹写现实,又以创造精神表现自己的倾向性,并且使这种倾向性无声地潜入诗歌的深层结构之中。“爷爷的锤,父亲的锤/还有我的这把锤——都投进炉内/几代人的力和希望/熔在一起,凝在一起”便是以自然的笔致表现社会的本质和人性之美,从而使我们看到他对社会现实生活具有深入的体察。
        由此,我们可以看到肖川诗歌对于现实生活的叙抒,竭力摆脱思想意识非控制通常采用的艺术技巧,让下意识和一切真挚的情感自由地表达。这一点与超现实主义诗歌重视无意识中的深层意象,由此打开通向想象的通道,用以展示出细致入微的情感世界的表现手法完全不同,诗中表现的意象较为简单,缺少多义性。
        肖川诗歌的现实主义,体现在诗歌作品的现实主义精神和表现手法上,换而言之,也就是他作品的思想内容和艺术造诣。我国最早的现实主义诗歌经典之作当属《诗经》,该作品真实反映出劳动人民的痛苦和欢乐,通过对阶层生活的描写,广泛地展示了当时的社会现实,对后来的诗歌产生了巨大影响,而肖川诗歌则使《诗经》中的现实主义思想得以继承。
        阅读中我们看到,除上述诗歌外,《肖川诗选》中不少现实主义诗歌都自由大胆地呈现了诗人外在生活的现实和内心经历的起伏,更主要是反映了人类共有的本质,共有的美感形式,人类之爱虽然有些抽象,但却是一切追求美的情愫之人共同追求的目标。如组诗《凤凰城抒情》《塞上春潮 》《塞上天地》《大漠新人》等等作品,都使我们看到诗人对于现实本质及其内心世界的积极探索。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