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2017-07-23 星期天 重要通知: “第二届全区百姓艺术健康舞蹈展演”通知
走进文联
·文联简介 ·文联章程
·文联机构 ·主  席  团
·文联委员 ·团体会员
 
文艺家协会
·作家协会
·戏剧家协会
·音乐家协会
·舞蹈家协会
·美术家协会
·摄影家协会
·书法家协会
·民间文艺家协会
·曲艺杂技艺术家协会
·电影电视家协会
当代文艺家
·作    家 ·戏剧家
·音乐家 ·舞蹈家
·美术家 ·摄影家
·书法家  ·民间文艺家
·曲艺杂技艺术家
·电影电视艺术家
 
你现在的位置: 宁夏文艺界 > 艺术人生

董老,我们想念您!


发布者:     发布时间:2014-09-25      浏览次数:11532
 
 
董老,我们想念您!
 
——写在董小吾先生94岁诞辰之际
杨建国
 
    董老,您是宁夏文艺界一块光彩夺目的瑰宝!我们一直以“宁夏有个董老”而感到骄傲!
    董老,您给我们留下了多少赞叹:
    您有94岁的人生高寿,多么令人仰慕!
    您有75年的艺术生涯,多么令人敬佩!
    您有35载的宁夏情缘,多么令人怀念!
    如今,您老人家走了。我们只想由衷地说一句“董老,我们想念您”!
    不知不觉,您老人家走了已经整整4个月了。在这4个月当中,我们时常会想起您。想起您的慈眉善目,想起您的硬朗身板,想起您的神采飞扬,想起您的声若洪钟,想起您的谈笑风生,想起您的妙语连珠……
    我们忘不了,忘不了您老人家对艺术孜孜不倦、精益求精、从不懈怠、敢打敢拚、永往直前的那股子劲头;我们更忘不了,忘不了您老人家对宁夏文艺事业的无私奉献与卓越贡献。
    岁月不饶人呀,一晃,35年过去了。
    至今,我们依然清楚地记得,那是1979年元月的某一天,在一片热烈地掌声中,您来了,您风尘仆仆地第二次来到了宁夏,来到了我们中间。说来话长,其实,您和宁夏文艺界的同行们并不陌生,因为早在上世纪60年代的时候,您曾经在宁夏军区工作过几年,和地方上的许多文艺工作者都打过交道。当时,人们就知道您那响亮的名字——“董小吾”。并且还知道,您是和红色延安密切地联系在一起的,您就是被贺龙元帅赞誉过的那个“用小米和黑豆喂大的艺术家”,您就是歌剧《刘胡兰》的首任导演,您还是创作“数九寒天下大雪”那些个脍炙人口唱段的词作家、剧作家。遥想当年轰动延安时,您只有27岁,好年青的红色艺术家呀!
    当您第二次来宁夏的时侯,已年届59岁。说大不算大,可说小也不小了。我们该怎样称呼您呢?也不知道是谁最先尊称您为“董老”的,反正,“董老”的称呼由此传开了,无论是青年人还是中年人,我们都已经习惯尊称您为“董老”。就这样,约定俗成,“董老”的称谓在宁夏一直保持长达35年之久。
    我们还知道,您是当时宁夏文化局刚刚任命的副局级“艺术顾问”。也正是从那一刻起,您后半生的艺术生涯就注定要与宁夏的文艺事业密切地联系在一起了。
    紧接着,您作为导演,立即紧锣密鼓地投身于大型花儿歌舞剧《曼苏尔》的创排之中。
    1980年9月,带着宁夏回汉人民的嘱托与期望,《曼苏尔》如期晋京啦,去参加“第一届全国少数民族文艺会演”。这是继1964年“全国少数民族业余文艺观摩演出”之后的又一次盛会,也是粉碎“四人帮”以后,全国广大的文艺工作者扬眉吐气的盛大节日。在这一次盛会上,《曼苏尔》一举夺魁,获得了金奖。小小宁夏,顿时名声大振。以至于在北京西苑宾馆住地的餐厅里,只要宁夏的演员们一到,人们便会投来羡慕的目光,“宁夏,宁夏……”的赞叹声便会不绝于耳。此时此刻,董老笑了,笑得那样阳光、那样灿烂。董老欣喜地对采访记者说“我这辈子取得了两个成绩,一个是《刘胡兰》,一个是《曼苏尔》”。时任中宣部副部长兼文化部副部长的贺敬之,亲自给董小吾来电话表示祝贺。后来,董老告诉我们,贺部长与他既是山东老乡、中学同学,更是延安鲁艺校友,怪不然老哥儿俩在电话里聊得那样亲切。最后,贺部长还特别安顿:明天,《曼苏尔》的演出票不要再发了,都留下,他要通知北京的艺术家们都来看看。又过了几天,会演结束时,其他的代表团都回去了,组委会唯独把宁夏的《曼苏尔》留下,在民族文化宫又加演了3场。紧接着,邀请函不断,剧组又赴四川、陕西、新疆等地进行了多场巡回演出。与此同时,报刊上的消息报道以及评论文章也收获了不老少。也正是通过1980年的那一次盛会,全国文艺界的同行们更加地了解了宁夏的艺术创作,对小小宁夏刮目相看了。每当我们回顾《曼苏尔》曾经给宁夏创造过的辉煌的时候,又怎能不由衷地赞叹:董老,您老人家功不可没!
    改革开放30多年来,宁夏艺术创作前进的步伐从未停歇过。如果说,宁夏艺术创作是硕果累累、成绩卓著的话,那么,《曼苏尔》就是领头羊,是里程碑。因此,毫无疑问,只要我们梳理这30多年来宁夏戏剧艺术发展的脉络,就一定要从《曼苏尔》讲起,从董老讲起。
    今天,我们在这里追思董老。我想,董老的在天之灵一定会感到欣慰的。因为,宁夏的文艺工作者们从来就没有忘记过他。
董老,我们怀念您。在您老人家的艺术薫陶下,有一批当年的中年人、青年人,包括编剧、导演、演员等都已经茁壮地成长起来了,并且创作演出了一个又一个像《曼苏尔》那样深受广大观众所喜爱的剧(节)目,既包括大型话剧、秦腔、京剧、眉户剧、歌舞剧,也包括小品、小戏、曲艺、歌曲、舞蹈等作品,可谓是琳琅满目、美不胜收。尤其是其中有不少的剧(节)目还获得过全国“五个一工程”奖、文华奖、群星奖等国家级大奖,为宁夏赢得了荣誉,增添了光彩。这些成绩的取得,与您老人家直接的言传身教以及长期潜移默化的影响是分不开的。
    董老,我们忘不了,忘不了您亲自导演过的一出出剧目,忘不了您亲临现场指导排演过的一出出剧目,忘不了您那一堂堂生动地艺术讲座,忘不了您在排演场上、在座谈会上、以及在您家里谈艺术时那些独到的见解。更忘不了啊,忘不了您经常嘱咐我们的那些亲切的话语。您说过:要想搞艺术,一定要能够静得下心来,要能够耐得住寂寞,耐得住清贫,要真正地钻研进去,和艺术融为一体,才能够不断进步。您还说过:如果你是一名共产党员艺术家,那么,你首先是共产党员,其次才是艺术家。因为我们都是共产党一手培养起来的人民的文艺工作者,我们必须要牢牢地记住党的宗旨,用我们所创造的艺术作品,去全心全意地为人民服务。董老,请您老人家放心吧。您讲的这些话,我们都记住了,并且早已经成为了我们的座右铭,一直在激励着我们的成长。
    董老,我们想念您。尤其是在您身患重病的这一年多时间里,我们更是一直挂念着您。董老呀,您可能不知道,听到您有病住院的消息时,我们的心里是多么的着急呀。宁夏文艺界的许多人,老年的、中年的、青年的都有,大家都想去医院看望您。可是,通过联系,有关方面的答复是:医生嘱咐,病人年事已高,身体十分虚弱,不能激动,只能静养,谢绝一切探视。因此,我们只能是在心里默默地祝福着您。
    董老,我知道,在您病重期间,牵挂您的,不只是宁夏的文艺工作者们,还有北京您的老战友、老同学和老艺术家们,其中,就包括贺敬之与曲润海。曲润海先生是著名剧作家,曾担任过文化部艺术局局长、中国艺术研究院党委书记兼常务副院长,我与曲先生曾经打过20多年交道,是忘年交。我清楚地记得,近一年多来,每逢节假日,从去年的“五一”、“十一”,到今年的“春节”、“五一”期间,曲先生曾先后4次打电话向我打听董老的身体情况,我只能就我所知道的情况如实报告:董老住院了……董老前些日子刚出院……董老又住院了……董老的病情最近又加重了……
    紧接着,没过几天,就传来了董老去世的噩耗。当时我忍着悲痛,想给曲先生打电话,向他报告这一不幸的消息。转念又一想,或许……或许这几天北京的老艺术家们也已经知道了吧?就这样,我拿起来的电话听筒又轻轻地放下了……可令我没想到的是,就在一周前(8月25日),也就是董老去世已经过了3个多月的时候,我突然收到了曲先生发给我的手机短信,短信讯问:“董老目前身体情况怎样?贺敬之部长很挂念他,请及时告知”。看了这个短信,当时我好一阵子没有缓过神来。过了一会儿,才含着眼泪回复了短信,告知了董老已于3个多月前去世的消息……
    董老呀,您听到了吧?您的山东老乡、中学同学、鲁艺校友贺敬之部长一直挂念着您哪!您的忘年交,北京的曲润海先生一直挂念着您哪!
    董老呀,您听到了吧?今天,9月1日,是您的生日,有这么多的宁夏文艺工作者们聚集在一起追思着您,许多的心里话呀汇成了一句话,那就是——董老,我们想念您!
    董老呀,直到最近,通过您十分亲近的亲朋好友的披露,我们对您老人家去世前后的一些情况才有了大致的了解:您早就立有遗嘱,主要内容是——去世后,丧事从简,不搞遗体告别仪式,除您指名的10个亲朋好友外,不通知任何人。不给组织上和大家增添任何的麻烦。去世时,不放哀乐,只是反复播放歌剧《刘胡兰》“数九寒天下大雪”的唱段,您要听着自己创作的作品,在优美的歌声陪伴下离开这个世界。之后,骨灰不保留,全部撒进黄河里。骨灰从第二故乡宁夏撒下,一直漂回山东老家去……存款不保留,全部捐献给儿童教育事业……
    就这样,董老走了。走的是何等样的从容,何等样的萧洒,何等样的浪漫!就这样,董老带着对两个故乡的恋恋不舍之情,从母亲河的怀抱里走了。两岸风光看个够呀,魂魄归宿海洋来。就这样,董老带着对儿童教育事业的眷恋走了。博大胸襟向明日呀,遥望身后栋梁材……
    就这样,董老含着微笑走了,给我们留下来的,只有无尽的思念……
    董老,我们忘不了您:再过6年,到了2020年9月1日的时候,就是您老人家的百岁华诞日。到那时,我们宁夏的文艺工作者们一定还会以各种方式纪念您的。
    董老,请您老人家安息吧……
(杨建国)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