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2017-11-22 星期三 重要通知: “第二届全区百姓艺术健康舞蹈展演”通知
走进文联
·文联简介 ·文联章程
·文联机构 ·主  席  团
·文联委员 ·团体会员
 
文艺家协会
·作家协会
·戏剧家协会
·音乐家协会
·舞蹈家协会
·美术家协会
·摄影家协会
·书法家协会
·民间文艺家协会
·曲艺杂技艺术家协会
·电影电视家协会
当代文艺家
·作    家 ·戏剧家
·音乐家 ·舞蹈家
·美术家 ·摄影家
·书法家  ·民间文艺家
·曲艺杂技艺术家
·电影电视艺术家
 
你现在的位置: 宁夏文艺界 > 艺术人生

京剧名家李鸣盛


发布者:     发布时间:2009-09-02      浏览次数:24353
 

        李鸣盛,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1926年12月12日生于北京。父亲李华亭为著名京剧演出经纪人,因而他自小对京剧艺术耳濡目染、由衷喜爱;12岁时经马连良先生鼓励,他开始在家学戏,工文武老生;13岁起登台演出,渐露头角。他宗法余派,兼取马派、谭派之长,后又潜心研习杨派、颇有心得。成年后,陆续与吴素秋、尚小云、程砚秋、张君秋、裘盛戎、叶盛兰、高盛麟、杨荣环等诸多艺术家合作,巡演于大江南北,声誉日隆。1952年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总政京剧团,担任主演,1954年随团合并加入中国京剧院四团。1956年参加国家演出团赴埃及、苏丹、沙特拉伯、黎巴嫩、巴基斯坦、印度、缅甸、朝鲜等10几个亚非国家访问演出。1958年随中国京剧四团调往宁夏,担任宁夏京剧团主演,并历任宁夏京剧团副团长、宁夏剧协副主席、宁夏文联副主席、中国剧协理事、宁夏人大常委、五届全国政协委员、第三届全国人大代表等行政与社会职务。从参加革命以来,他一直向往成为一名共产党员,正在长期的舞台生涯中他一直在以共产党员的标准要求自己,并且通过自己不懈的努力他终于实现了自己的理想。在85年南北老艺术家交流演出中,上海文汇报发表了一篇关于他“不计名利、提携后辈”的文章,文中着重赞扬他作为一名老艺术家和共产党员的崇高品德。

        李鸣盛一生塑造了众多的舞台艺术形象。传统戏《失空斩》、《杨家将》、《伍子胥》、《四郎探母》、《四进士》、《借东风》、《秦琼发配》、《夜打登州》等,新编历史剧《大顺春秋》、《逼上梁山》、《孙安动本》、《生死牌》等,现代戏《白毛女》、《红灯记》、《智取威虎山》、《磐石湾》、《八一风暴》、《杜鹃山》等,都是他擅演的剧目。他在长期的艺术实践中,一方面严格遵循表演规范,一方面又大胆吸收其他行当的表现手法,来塑造自己的舞台人物形象,深得同行和观众的喜爱与赞誉。他的嗓音兼有圆润、洪亮、苍劲、深厚等老生行较为难得的天赋品质,他的演唱吐字清晰、行腔流畅、声情并茂、韵味醇厚,观众通过欣赏他的演唱,得到美好的艺术享受。几十年来,他的表演艺术在京剧爱好者以及同行中极受推崇。

        20世纪80年代,京剧艺术进入新的复苏阶段。李鸣盛因治病回到北京居住,从此开始了积极参与京剧艺术展示和传播的工作。一系列名家云集的晚会演出活动,一系列教学课徒的授业传艺工作,总是有他不知疲倦的身影。从曾经抛撒汗水二十多年的宁夏京剧艺坛,到再续情缘的南方京剧大本营上海。从北国冰城哈尔滨,到九省通衢的江城武汉;近二十年时间,他传艺课徒的足迹遍布大江南北。在举国迎“亚迎”、赈灾义演、“庆祝徽班进京二百周年”等大型活动中,他老当益壮、不计报酬、积极参与、一丝不苟;赢得了人们更深一步的尊重。年逾古稀之后,他仍然辗转奔走、为京剧的提高与普及不辞劳苦、鞠躬尽瘁;为业余京剧的推广全心投入、殚精竭诚。正是由于他长期的奔波、忘我的工作,致使他突发重病,现在不得不暂时放下他倾注了毕生心血的京剧艺术。

        熟悉李鸣盛的人们都知道,他秉承了老一代京剧表演艺术家那种“艺不惊人死不休”的从业精神;所学所演,无不兢兢业业,不肯有丝亳松懈。1963年,他以老生行首创了现代戏《杜鹃山》中草莽英雄乌豆这个人物。为适应这个不同以往的人物,他反复推敲揣摩,在老生唱段中糅进不少花脸“裘派”的唱腔,并且不断地研究改进,废寝忘食地一字一句、一点一滴精心研磨,终于在1964年全国京剧现代戏观摩演出大会上,引起全国京剧院团的强烈反响和很高的评价;北京京剧院扮演乌豆的著名花脸演员裘盛戎先生,也谦虚地评价说:“他的乌豆演的比我好”。进入晚年后,每当参加演出或演唱活动,他总是用录音机录下自己的演唱实况,随即认真地听,认真分析思索,揣摩可改进的地方。数十年如一日的积累,使他的艺术见解上敢于突破,敢于出新。1985年,他与童芷苓联合演出《打渔杀家》时,就对这出上百年来久演不衰的传统经典剧目作了大胆的修改,并增加了新的唱段,赢得了观众的认可与好评,并应观众要求而一演再演。

        对艺术精益求精,对名利则毫不计较。李鸣盛的人生经历中,出现过许多光彩照人的亮点,有过许多超出常人的名利机会;但他几十年来除了一心用在精研艺术上,一向不为名利所动。只要有发挥京剧艺术的表演天地,有为京剧尽心尽力的机会,他不但倾注极大的热情,甚至往往自费投入,毫无怨言。20世纪80年代,他东赴上海北上哈尔滨等地演出、教学时,一切从简,甚至让随行的夫人行程及食宿自费,极力节省活动费用,使主办单位感动不已。1958年,当他随同中国京剧院四团支援西北、到宁夏银川市落户时,这些已经享有相当艺术名声的演员们大家一起脱坯、烧砖、种树,亲手建起了自己的家园。安贫乐业几十年,他在晚年更是严于律已,淡泊名利,一切以事业为重,一切以京剧艺术的传承与繁荣为重。

        改革开放以来,李鸣盛在艺术教育方面所作的贡献,成为人们常常提起并引发诸多感慨的话题。人们记得1987年4月的一天,中国京剧院青年老生演员于魁智的登门求学:李鸣盛从这以后为他亲授了《乌盆记》、《文昭关》、《洪羊洞》等“杨派”拿手好戏,于魁智也不负老师的悉心教导,在此后不久的“全国青年京剧演员电视大奖赛”中获得最佳演员奖,人们不会忘记,上海京剧院青年老生演员李军,在拜李鸣盛之后如何一步一个脚印的成长为当今出色的老生表演人才。自20世纪80年代起,李鸣盛相继接受的专业弟子有北京的沈长春、李崇林、张学棣、黄炳强,上海的李军,湖北的罗会明,宁夏的李鉴、李鸣、张军,东北的张国泰,田占云、关胜利、于啸童、牟善伦、孙慧珠,江苏的范以程,寇耀光,河北的王富友,山东的周庆孝,孙诚、王文清、刘建杰,云南的徐宝良等。另外还收了陈超等一些业余学生。并连续数年应聘到中国戏曲学院任客座教授,相继教授了来自黑龙江、江苏、云南、重庆、四川等等省市的50余名学生,这些学生在返回各地京剧院团之后,大多成为青年骨干,承担起主演的职责,为本地京剧艺术的振兴、发展起到了重要的作用。这20几年里,他不仅全身心为专业剧团的弟子传授艺术,还不辞辛苦地到北京大学、清华、北师大、北京外语学校等京城高等院校及北京各城区文化站参加京剧活动,讲授京剧知识,并与大批高等院校和科研单位中的戏迷朋友如此方交大的卢肇铨教授、北京师范大学的程树礼教授、北就林业大学的孟兆桢教授等。建立了深厚的友谊,在他回京二十余年来,定期与这些戏迷朋友们在一些活动,共同探讨钻研京剧艺术。

        从小因为学戏而耽误了学业的李鸣盛,在几十年的艺术创作中深感文化的重要,他一直在努力提高自己的文化修养,用文化人的标准规范自己的言行举止及为人风范。回到北京后,他先后在《中国戏剧报》等刊物上,以及《李鸣盛艺术生涯》一书中,发表了“琐谈《碰碑》”、“老树新枝话《杀家》”、“谈谈学习杨派艺术”、“漫话《失·空·斩》”、“有分量不能称,有尺寸难以量”、“深沉含蓄,雄浑豪放”、“广交师友获益多”、“《文昭关》唱腔分析”等多篇文章,把自己几十年艺术创作实践的体会与心得转化为理论,推向社会,服务于更大范围的京剧研究和京剧实践。

        从20世纪50年代起,李鸣盛已经受到广播媒体的重视,经北京人民广播电以邀请,他录制了自己擅演的《捉放曹》、《文昭关》、《秦琼发配》等;到宁夏后,又陆续在宁夏人民广播电台录制了全部《伍子胥》、《除三害》、《空城计》、《斩马谡》、《四郎探母》、《捉放曹》、《碰碑》、《宋江题诗》以及《甘露寺》《打渔杀家》、《法门寺》等戏的唱段。20世纪70年代末期,宁夏电视台首先将他的《文昭关》录制成电视艺术片在全国播放。1983年,天津电视台又录制了他的《文昭关》和《碰碑》。1985年,大连电视台录制了他重新整理的全部《打登州》。据不完全统计,他的演出被录像传播的以及电视台电视台专门为他录制的剧目还有这样一些:《打渔杀家》(在上海与童芷苓合作)、《四郎探母》(在北京与中国戏曲学院师生合作)、《坐楼杀惜》(在北京与童芷苓合作)、《捉放曹》(与孟俊泉、张国泰合作)、《定军山》(选场)、《战太平》(选场)《除三害》(选场)、《鱼藏剑》(选场)、《王佐断臂》(选场)、《斩马谡》等等,以及《奇冤报》、《空城计》、《搜孤救孤》、《法门寺》的唱段。这些音像资料,留下了他在京剧老生行中几十年探索与创作的成果,为后人留下了借鉴和研究的材料,对京剧艺术的继承与发展有十分积极的意义。

        年近九旬的著名戏剧理论家张庚,于2001年5月书写下对李鸣盛艺术的最新评价,盛赞:“他是京剧杨派艺术成功的实践者,忠诚的传播者,后起之秀的严师,戏迷的良师益友。他为继承发展京剧艺术鞠躬尽瘁,是一位时代的京剧艺术家!”张庚先生的话,代表了我们这个时代的戏曲工作者对李鸣盛的普遍印象和真诚评语,可以视为对李鸣盛人生主要业绩的一个概括总结。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