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2017-04-29 星期六 重要通知: “第二届全区百姓艺术健康舞蹈展演”通知
走进文联
·文联简介 ·文联章程
·文联机构 ·主  席  团
·文联委员 ·团体会员
 
文艺家协会
·作家协会
·戏剧家协会
·音乐家协会
·舞蹈家协会
·美术家协会
·摄影家协会
·书法家协会
·民间文艺家协会
·曲艺杂技艺术家协会
·电影电视家协会
当代文艺家
·作    家 ·戏剧家
·音乐家 ·舞蹈家
·美术家 ·摄影家
·书法家  ·民间文艺家
·曲艺杂技艺术家
·电影电视艺术家
 
你现在的位置: 宁夏文艺界 > 艺术人生

梨园名辈 声歌流誉


发布者:     发布时间:2009-09-02      浏览次数:13715
 

———略说著名京剧老生刘元鹏

许乐江

        2008年12月初的一天,我受京剧票友之邀,去了听戏的票房———唐人山先生的家,这里是银川市名票荟萃之地。何以知之?大客厅的墙上悬挂的《京剧戏迷乐》金色风采奖牌可为佐证。这奖牌是中央电视台“夕阳红”栏目颁发的,可谓名闻遐迩了。我在这里有幸认识了京剧名辈刘元鹏。刘老先生是“富连成”科班第六科的学生。1937年,7岁的刘元鹏入“富连成社”学唱老生。元鹏之名,系富连成社管事、教授萧长华所起。至今,每当说起萧长华、雷喜福、王喜秀诸老师时,他总有无限眷恋之情,乳燕怀巢之感溢于言表。梨园行里,都以科班为荣,票友对刘老先生更以“科班”出身而敬重之。凡科班出身,哪一个不是基本功扎实而身怀绝技?刘元鹏受到票友敬重自然是情理之中的事了。他于此时,为票友们唱了《苏武牧羊》剧中的选段:[二黄导板]“登层台望家乡躬身下拜,”这第一句就不同凡响,“乡”字与“拜”字的唱腔,悠扬起伏,曲调开阔,落音极富变化,有韵有调。一个唱腔,千回百转,真让人陶醉其间。明代戏曲音律家魏良辅论唱腔时说:“字清为一绝,腔纯为二绝,板正为三绝”,此刘元鹏之谓也。从刘元鹏唱腔吐字的清晰中,可以感知到字的头、腹、尾三部分,这样的艺术效果,没有多年的功夫是难能为之的。导板之后,即接碰板(回龙)而补足了下句:“向长空洒血泪好不伤怀。”(反二黄原板)“想当年奉王旨来到北海……”叙事、抒情,唱得起伏变化,表现出了人物的凄楚、忧伤情怀,给听者以苍凉之感。刘元鹏的这段唱,获得了票友的掌声和叫好声。我亦有感而为之作诗一首:“马味醰醰老元鹏,从容按拍意纵横。暮年铁嗓声犹在,票友争夸得师承。”

        我尊古人论其艺兼论其生平之法,先说一说刘元鹏老先生的人生经历:1930年8月21日,他出生在北京一个梨园世家,父亲刘雪亭是著名京剧武生演员。刘元鹏自幼受家庭文化的陶冶,自然而然地爱上了京剧,耳濡目染,学会了不少京剧唱段。6岁时,即以“小客串”上台饰演《汾河湾》中的薛丁山,那娃娃腔唱得高昂、华美,博得了观众好评。俗云:“从小看大。”人一生的事业往往从儿时就奠定了基础。果然,在他7岁时,父亲希望他能子承父业,便托人介绍他入富连成社正式学艺。此前,父亲教导他说:“人生立世,须有一技之长才行。我看你有学戏的天资,就到富连成去学戏吧。要听老师的教导,好好学,不学成角儿,就别回来。”话虽不多,份量却不轻。这话,刘元鹏一直铭记于心中。

        初入富连成社,学员们不分行,都要先练基本功,主要是压腿、踢腿、打刀把子、枪把子、跑圆场等,各套把式都有专门的教师。基本功训练结束后,即分行当。开始,苏盛琴老师让他学旦角,可是,他却喜欢老生唱腔,因其五、六岁时就在留声机上听余叔岩、马连良的老生戏唱段。后经父亲给管事萧长华说明情况后,方改学老生戏。先后给刘元鹏教戏的老师有雷喜福、王喜秀、张连福、刘盛通、李盛泉、张盛禄、王盛海等。老师教的戏,他一辈子都没有忘记。雷喜福(富连成第一科学员)教唱的戏是《群英会》、《南天门》、《天水关》等。雷老师要求严,学员学不好挨打也是常事。在教《群英会》这出戏时,老师教他说,必须把孔明城府深而锋芒又不外露的神态表现出来,孔明念的“胆壮何妨探虎穴,智高哪怕入龙潭”这两句定场诗,言简意赅地点明了他来东吴的目的是联吴破曹。老师的教导和示范,使他获得了直觉美感,所以,如何演好孔明这个人物,做到了心中有数。

        刘盛通(富连成第四科学员)教唱的戏是《洪羊洞》、《乌盆记》、《碰碑》、《失、空、斩》等。刘盛通老师在教戏中,特别强调要分清唇齿喉音、阴阳顿挫、唱时托气,丹田要有根。在“四功”、“五法”上要求极为严格,不能有半点马虎。这使刘元鹏从一开始就打下了扎实的基本功。我在票房听他和宁夏京剧团国家一级演员李业德及票友清唱全部《失、空、斩》,特别是《空城计》选段时,就更为精彩。刘元鹏饰孔明、李业德饰司马懿。孔明唱第一大段[西皮慢板]]:“我本是卧龙岗散淡的人……”唱的缓慢、安祥,字音苍老,很有韵味。听了司马懿唱的[流水]:“又恐怕中了巧计行……”之后,孔明唱的是[二六板]:“我正在城楼观山景……”这一段行音缓急适中,发音的高低,运气的徐急都恰到好处。刘元鹏唱出了当时孔明的心态及彼此进行的心理较量。这两段唱腔也是票友们最为欣赏和喜欢的唱段。刘元鹏老先生铭记心中的戏还有:张连福老师传授的《断蜜涧》;李盛泉老师传授的《斩黄袍》、《辕门斩子》;张盛禄老师传授的《浔阳楼》;王盛海老师传授的《文昭关》等等。

        1942年,富连成社由叶龙章带团赴上海演出。12岁的刘元鹏第一次随团到上海演出,特别使他兴奋的是在“天蟾舞台”演出《斩黄袍》后,上海一家报纸还进行了报道,刘元鹏被誉为“小刘鸿声”。此后,刘元鹏又被带到上海永安公司七楼,进行了实况录音广播。这次在上海演出的剧目还有《乌盆记》,他在剧中饰刘世昌,在[反二黄慢板]“未曾开言泪满腮……”一大段演唱时,演“魂”虽无多少动作,却唱出了血污游魂的绵绵怨恨。观众“不胜清怨却飞来”,无不为之动情,获得了观众的叫好声。由上海回到北京后,常在华乐剧院上演《斩黄袍》、《四郎探母》及《借东风》等。

        1948年,富连成社解散。刘元鹏于1949年4月进入西北戏曲学校学习。同年8月,刘元鹏参加了中国人民解放军奔赴西安,成为西北军区政治部京剧团的演员。1950年,刘元鹏随团入川,剧团亦改名为西南军区政治部京剧院。在重庆,他演出了新编历史剧《李自成北京四十天》(饰宋献策,李自成的谋士、军师)、《伯夷叔齐》(饰伯夷),在《白蛇传》一剧中饰法海。1955年,西南军区政治部京剧院调回到了北京,被改编为中国京剧院四团。在这里,刘元鹏结识了京剧著名老生演员李鸣盛。当时,李鸣盛任四团演员队副队长,刘元鹏为老生演员,两人常在一起切磋技艺,他对李鸣盛在《二堂舍子》(饰刘彦昌)中的叫头,在《三家店》(饰秦琼)唱腔中“尊一声”的“声”字发音,都提出了宝贵的意见。刘元鹏的说法虽不期于丽辞,却务在事实,很有参考价值。刘元鹏与李鸣盛两人还对新编历史剧《岳云》进行了编腔和设计武打动作。该剧在北京人民剧院上演后,很受戏迷喜爱。久而久之,李鸣盛认为刘元鹏是个人才,为人又忠厚持重,于是,便亲当“月老”,使表妹王凤蓉与刘元鹏喜结连理,促成了一桩美好姻缘。1958年,宁夏回族自治区成立之际,刘元鹏夫妇相偕随中国京剧院四团调来宁夏,剧团亦改名为宁夏京剧团。上个世纪60年代初,宁夏京剧团先后上演了《南海长城》、《红旗谱》,以及新编历史剧《红灯照》、《康熙访宁夏》等剧目。刘元鹏对几部戏都参与进行了编腔和创舞,他为演员们边说边做动作,一颦一笑,举手投足,一一志之,听者无不信服其论。所以,使新编历史剧的演出获得了理想的艺术效果,刘元鹏可谓厥功堪夸。

        此后,便是史无前列的“文革”,对传统京剧艺术文化的冲击,可谓大矣。京剧真如“阳春白雪”,曲高和寡,日趋不景气了。刘元鹏觉得传承京剧文化是自己的责任,经过反复考虑后,决定让9岁的长子刘小鹏学习传统京剧。此前,小鹏虽然学唱样板戏有灵巧劲,但欠功夫。由此而始,每个星期天或小鹏放学回家后,刘元鹏就把门窗关好,拉上窗帘,小声教小鹏唱戏。因当时唱传统京剧,还有被讥之为“四旧”之嫌,故而每次学唱传统戏,都要关上门窗。1985年,刘小鹏又拜李荣安为师,学习小生戏,教以《四郎探母》剧中杨宗保的唱段。此剧于1986年在兰州演出时,一炮打响。杨宗保唱的一段《巡营》[西皮导板],接着唱[慢三眼],前后6句唱词,竟获得了观众的5次掌声。李荣安高兴地对刘小鹏说:“你入门了!”刘小鹏现为宁夏京剧团业务科科长,能唱戏,亦能编戏,这与父亲的教导是分不开的。

        菊部传薪,又续新声。刘元鹏收徒传艺也是令人称道的一件事。1979年,刘元鹏收高恩福为徒,向其传授《乌盆记》、《四郎探母》、《断蜜涧》等戏。高恩福自己说:“京剧艺术如何学好?刘老师的点拨起到了画龙点睛的作用。”这不正如唐代白居易说的“古人唱歌兼唱情”吗?在刘元鹏的教导下,高恩福唱、念、做、舞功夫提高很快,早已成为宁夏京剧团的骨干力量,现为国家一级演员。现任宁夏京剧团副团长的石小元先生,也是刘元鹏的高足弟子。石小元说:“刘元鹏老师常说,演戏演的是人物,必须把人物演活。他在导演京剧《石壕吏》、《东郭先生与狼》时,演说剧中人物,唱、念、做、舞入情入理,给人以回味无穷的感觉。演员在陕西、甘肃和湖南演出这两出戏时,都受到了好评。”

        刘元鹏老先生离休后,仍关心宁夏京剧团的工作,虽年届耄耋,但思维敏捷,对编导、编腔亦能提出宝贵意见。古人云:“歌舞以养其血气。”愿刘元鹏老先生在至善至美的京剧艺术中,精神矍铄,健康长寿。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