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2017-09-23 星期六 重要通知: “第二届全区百姓艺术健康舞蹈展演”通知
走进文联
·文联简介 ·文联章程
·文联机构 ·主  席  团
·文联委员 ·团体会员
 
文艺家协会
·作家协会
·戏剧家协会
·音乐家协会
·舞蹈家协会
·美术家协会
·摄影家协会
·书法家协会
·民间文艺家协会
·曲艺杂技艺术家协会
·电影电视家协会
当代文艺家
·作    家 ·戏剧家
·音乐家 ·舞蹈家
·美术家 ·摄影家
·书法家  ·民间文艺家
·曲艺杂技艺术家
·电影电视艺术家
 
你现在的位置: 宁夏文艺界 > 寨上文化

2009年《民族文学》阅读启示


发布者:     发布时间:2010-02-05      浏览次数:17873
 
坚守与超越:
2009年《民族文学》阅读启示
□        杨玉梅  
 
    2009年《民族文学》刊发的作品虽无惊人之作,却集中展示了老中青几代作家的文学光环。比如,已故著名作家舒群、铁依甫江·艾里耶夫、赛福鼎·艾则孜、尼米希依提等对祖国对人民的无限热爱之情;伴随共和国诞生而开始创作几十年来笔耕不辍的老作家玛拉沁夫、铁木尔·达瓦买提、柯岩、金哲、周民震、晓雪、包玉堂、格桑多杰、农冠品、张昆华等把艺术生命与国家民族的命运紧密地联系到一起、心随时代、情系人民;新时期初期开始创作并成长为少数民族文学的中坚力量的益希单增、阿尔泰、阿云嘎、吉狄马加、阿来、叶广芩、潘琦、凌渡、冯艺、麦买提明·吾守尔、赵玫、叶梅、温新阶、鲍尔吉·原野、王月圣、冉庄、金学泉、查舜等,文学思想与创作实践厚重凝练;在上世纪90年代至新世纪迅速崛起的年轻作家石舒清、李进祥、凡一平、巴音博罗、于晓威、了一容、次仁罗布、田耳、铁穆尔、完班代摆、鲁若迪基、聂勒、杨秀武、舒洁、阿苏越尔、单永珍等出手不凡,体察感悟生活敏锐而深刻;女性作家央珍、白玛娜珍、格致、雪静、金仁顺、叶尔克西·胡尔曼别克、王华、娜夜、韩静慧、娜仁琪琪格、马金莲、冉冉、平原、阿舍、沙戈、雷子、阿霞等情思绵密、文采飞扬。
    在此,我们试图结合2009年《民族文学》刊发的作品,做出粗略分析概括。
 
生活内涵与情感容量
 
    文学是现实生活的反映,是对生活的再现。衡量一部文学作品的成就,特别是小说的成就,主要考察作品反映生活的广度与深度,以及生活与情感的真实程度。这个生活不仅仅局限于社会生活的外部形式,更包括人物的心理活动、思想情感等内宇宙的东西。
    本年度民族文学中有看点的小说无不展示了生活的独特层面、描绘了人物隐秘的内心世界和丰富的思想情感。比如田耳的《拍砖手老柴》、了一容的《富汉的婚礼》和陶丽群的《起舞的蝴蝶》为读者提供的正是熟悉的陌生生活。不论是拍砖手,底层人物的生活挣扎,还是贫穷山村的送礼故事还是离异婚姻的情感问题,都不算新鲜的事情,可是作家因为对人物生命体验的细致描绘,对人物精神的深刻刻画,而使得生活变得独特、深刻而感人。本分的老柴在经济与情感的双重压迫下憋屈地生活着,作家毫不留情地一次次把人物推向生活的底线,让读者跟着人物命运揪心和焦虑,深刻揭示了生活的艰辛与严峻,尤其是人物生命体验中的复杂感受极具艺术感染力。了一容小说叙事的力量不仅仅在于揭示了贫富问题,更在于逼真深刻地描绘出底层人物生活的困境与苦难中的温情。这些作品的深刻之处并不在于思想的先进与复杂,而在于对社会生活的深刻透视和对生活情感真实的逼真反映,给人强烈的情感共鸣。
    在人生观、价值观、思想道德多元化的时代语境里,文学存在的意义就是在反映生活的本质、追求真善美人生。这就要求作家透过社会的表象看到生活的本质。不论现实生活多么纷繁复杂,不论作家选取什么样的生活层面,在优秀的文学作品中沉淀下来的生活都应该包含了人类的一些普遍性的美好的精神品质和道德标准,蕴含着生活亘古不变的内涵。比如马金莲的《庄风》在反映世态人心方面别具特色,小说以客观冷静的笔触描摹扇子湾一个村庄的故事,是世风的展览,也是乡村变革的深刻展示,表面的生活下面其实隐含着生活的深刻内涵,在生活流的叙述中渗透着时代精神和传统道德规范,人物命运潜藏着村庄存在发展的永恒动力。
    人是生活的中心,小说在展现生活真实的同时,也在揭示人生的秘密,探索生命存在的各种可能。比如第代着冬的《唢呐与银狐》通过非同凡响的唢呐声和一条叫作银狐的白狗透视到瞎子桑少柏隐秘的内心世界,小说极富抒情色彩的叙述方式、诗意的氛围与桑少柏的悲喜人生有机融合到一起,营造出生命别样的韵味,意味悠长。李进祥的小说多是关于清水河的叙事,他能够将审视的目光透视到社会的内里与人物的内心世界,从日常生活中提炼出一些反映时代生活本质的生动细节,让人窥探到社会的秘密和人性的内涵。比如《剃头匠》里,剃头匠与马德全有杀父之仇,马德全在弥留之际让儿子请剃头匠为他剃头,剃头匠内心沉淀着仇恨与矛盾,可是经过岁月的洗涤,本来是激烈的碰撞却意外地成为化解彼此隔阂与敌意的时机,心里的刀最后终于放下来了,心灵也获得了安宁,人物内心世界的秘密和本性的善良、宽容,得到了淋漓尽致的展示。
    本年度《民族文学》发表的女性文学作品门类齐全、题材各异,作者涵盖了上世纪50年代到90年代出生的各年龄段女作家达50多人,虽然不是全部作家的集体亮相,却于此可以窥见到少数民族女性写作的实力与特色。女性写作多有表现女性自我的,特别是诗歌与散文,正是作家思想与情感的真实再现,比如央珍的《拉萨的时间》在空灵的文笔中道出文学的拉萨和心灵的感悟,叶尔克西·胡尔曼别克《北塔山的记忆》和龙宁英的《山水的距离》从历史文化印迹中解读生活与故乡,王华的《红水河边的那个村庄》、阿舍的《被繁殖的流水账》、梁志玲的《如草木般清宁》在描写的对象中寄托作家个人的思想情怀。娜夜、娜仁琪琪格、沙戈、马秀芬、阿霞等女诗人在诗意境界中的真挚抒怀,情感细腻、视角独特,突出表现出女性文学的柔美风格与性别意识。
    女性小说往往从女性立场出发,在情与爱、婚姻家庭与事业交织中书写女性的生存境遇,从女性命运中反映社会人生,折射出民族地区发生的巨大变革,沉思生活与生命价值及文化传统等带有普遍性的问题。比如白马娜珍的《贪爱》写女主人公黛晴萋珍经受的情感折磨与生活的困惑,在爱与欲的煎熬中寻求灵魂的安宁与平静,是女性内心秘密的生动展览。平原的《花儿与少年》笔触多停留在少年的身上,但是故事最让人回味的却是那个惶惑、绝望的都市女人,女子留下的空白其实就是部分知识女性生存状况的真实反映。
 
作家素养与艺术探求
 
    优秀的文学作品描述的生活或故事仔细归纳起来其实并不复杂,可是人物、事件却耐人琢磨,蕴涵着丰富的社会人生内涵。这是文学的神秘力量。因为艺术生活并不是生活的简单再现而是作家对生活对人物深思熟虑的结果,饱含作家的深切感受和人生思索,而且通过作家的加工提炼而变得更加真实而深刻。比如第代着冬《唢呐与银狐》叙述的故事并不复杂,甚至没有外在的矛盾冲突,可是作家巧妙地通过唢呐声来间接表现生活、表达感情、营造氛围,唢呐声里传递出人生的百般滋味,意味悠长。《大登殿》主线选取“母亲”的新婚切入生活,通过母亲融入新家的几个插曲分别刻画母亲的果敢、刚毅、贤达和善良的传统美德,同时副线叙述外甥女的一次来访,两条线索交替进行,并且采用现代性叙事手法,叙述者与作者融为一体,叙述者自由地穿插于故事的讲述当中,给人一种似真性的审美效果,其实这都来自作家对生活的思考提炼和谋篇布局之妙。石舒清的小说《老家的燕子》从父母呵护燕子的小故事中演绎出丰富的生命体验,家的温暖与爱的崇高在细腻、真切的表达中得到了淋漓尽致的展示。
    总之,文学是对创作者的知识水平、生活积累和情感积累,以及文学素养等方面能力的综合考察。一个作家具有学识、才智和文学天赋,具有艺术修养还不够,还需要有思想修养,追求真善美人生,在创作中能够在自己“邮票大小的故乡”装下整个人类世界,“把时代的特点抓到,把历史的真实抓到,把艺术的真实抓到”,这样的民族文学才能走向中国文坛,走向世界。对于少数民族文学,我们充满期待!
——节选自2010年1期《民族文学》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