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2017-07-23 星期天 重要通知: “第二届全区百姓艺术健康舞蹈展演”通知
走进文联
·文联简介 ·文联章程
·文联机构 ·主  席  团
·文联委员 ·团体会员
 
文艺家协会
·作家协会
·戏剧家协会
·音乐家协会
·舞蹈家协会
·美术家协会
·摄影家协会
·书法家协会
·民间文艺家协会
·曲艺杂技艺术家协会
·电影电视家协会
当代文艺家
·作    家 ·戏剧家
·音乐家 ·舞蹈家
·美术家 ·摄影家
·书法家  ·民间文艺家
·曲艺杂技艺术家
·电影电视艺术家
 
你现在的位置: 宁夏文艺界 > 寨上文化

可喜的收获


发布者:     发布时间:2010-02-05      浏览次数:14627
 
可喜的收获
——宁夏第八届文艺评奖中短篇小说印象
□        高耀山  
    宁夏回族自治区第八次文学艺术奖评选结果元旦前揭晓,获得本届(2005—2008)各类文艺奖的作家艺术家及单位398个,作品290件,为历届之最。可谓硕果累累,异彩纷呈。
    我有幸忝列中短篇小说评委,认真阅读鉴赏了所有的参赛作品,留下了温馨的回忆和美好的印象。
    中短篇小说是宁夏的强项,就像诗歌是甘肃的强项一样,博得文艺界乃至全国的认同与赞赏。新时期以来,宁夏小说实力有口皆碑,先有“两张一戈”(张贤亮、张武、戈悟觉),后有“三棵树”(陈继明、石舒清、金瓯),于今已成长为郁郁葱葱“一片林”。“宁夏现有中国作协会员64位,三分之一主要从事小说创作;有宁夏作协会员632位,五分之一主要从事小说创作。他们创作活跃,作品数量可观,质量年年攀升,不断有新作力作发表,有佳作精品被转载。每年约有数十篇发表于国家级和大型文学期刊,有10多篇被各类小说选刊选登。这次参评的作品90%被选刊转载过。王佩飞2006年至2008年,有9个中短篇被《小说选刊》《小说月报》《中篇小说选刊》转载,1个短篇被《小说选刊》特别推荐。《民族文学》《十月》《朔方》等刊物为宁夏少数民族作家、青年作家分别开辟文学专辑、小说专栏和青年作家专号。一次又一次精彩亮相,显示出宁夏中短篇小说一派可喜的丰收景象。
    宁夏中短篇小说获奖情况有点像体育运动的乒乓球比赛,先有个人冠军,再有双打冠军,最后夺取团体冠军。上世纪80年代仅张贤亮一人中短篇小说分别获得国家级奖;进入新世纪,获国家奖的接踵而来。先后有马知遥《亚瑟爷和他的家族》(长篇)获骏马奖,金瓯的《鸡蛋的眼泪》(中短篇集)获骏马奖,石舒清的《清水里的刀子》(短篇)获鲁迅文学奖、《伏天》(中短篇集)获骏马奖,郭文斌的《吉祥如意》(短篇)获鲁迅文学奖,了一容的《挂在月光下的铜汤瓶》(中短篇集)获骏马奖,还有几位小说作家获庄重文文学奖、春天文学奖,有七八位作家的小说分别在《人民文学》《民族文学》《十月》《收获》《小说选刊》《小说月报》《上海文学》等期刊评奖中获得中短篇小说奖。本届宁夏文艺评奖获奖的作家及作品,基本上反映了宁夏中短篇小说的创作实力和水平。他们是,荣誉奖:郎伟、郭文斌、了一容;一等奖:王佩飞《日子的味道》(中篇)、季栋梁《小事情》(短篇);二等奖:李进祥《挦脸》(短篇)、张学东《艳阳》(中篇)、马金莲《碎媳妇》(短篇);三等奖:金瓯《补墙记》(中篇)、了一容《野村》(中篇)、呤泠《粉菩萨》(短篇)。这次评奖,是一次大集中大检阅,也是一次大鼓励大鼓劲。可以看出,宁夏中短篇小说又上了一个新台阶,正一步步向中国文学高地迈进。
    纵观本届参评作品,较之以往,题材更宽泛,眼界更开阔,开掘更深刻,极力摒弃浮于表面的地方性、民族性、物质性的东西,穿越生活表象,抵达人的内心世界,人与人的关系,以及种种面临的社会矛盾,物质利益与精神追求,欢乐与苦恼……进行本真的描摹,细致的展示,深入的探索。改变过于依赖故事,简单直白的叙述, 以淡化故事,强化艺术叙述的笔墨,从庸常细琐的生活情事入手,深入到人物内心的“节骨眼”,精雕细刻。因而作品颇具精神内质,不苍白,不缺钙。8篇获奖作品,摇曳多姿,各领风骚。
    王佩飞《日子的味道》是一部家庭起落悲欢史,父殁子亡,生活陷入悲伤困苦。然而寡妇婆媳并未倒下,两家合一,化悲痛为信心,扬起了生活风帆。作者以巧妙的构织和独特的叙述语言,将生活悲剧升华为艺术美的悲壮,悲而不哀,伤而不馁,给人一种温暖,一种向上的力量。作品透出家和万事兴传统道德威力和两个村妇自强不息的奋斗精神。语言新鲜有味,叙述舒缓从容,到处铺陈着真实的生活与细节,将寡淡无味的日子写得充满泥土味和柴草烟火味,卒读,口有清香。
    季栋梁善于讲段子笑话,现在把它升华为短篇小说《小事情》,以“集束”形式推出。在叙事上,像写小小说那样,尽力挤去的多余的水分,砍去技技蔓蔓,打磨成好看的单纯凝炼与深刻。故事风趣搞笑,却无插科打诨,语言诙谐幽默,却不肤浅低俗,将批判精神和警世思想融入风趣幽默的故事、 人物和语言中,使几个颇有个性色彩的农民形象活灵活现:算计,狡黠、乃至无赖,但却不失传统道德之根本——善良与质朴。给读者带来一次忍俊不禁而又百感交集的精神旅行。
    李进祥总是怀着对故土的痴恋与悲悯,关注底层民众的生存与命运,以平静的心态,沉重犀利的笔触,细心地描摹着他们的忧伤、苦涩、悲痛、凄美、以及渴望与追求,尤其将女人的故事演绎的精美精致。《挦脸》是“清水河女人系列”优秀之篇章,细腻入微的描述心中久存恨意的兰花,在给菊花出嫁前挦脸的时刻原谅了情敌,化敌意为怜悯。一个心底纯洁善良的乡村女子跃然纸上。折射出人性的真与美,亦反映出作者对现实生活,人际关系观察与思考的功力。
    张学东的《艳阳》可谓社会问题小说。作者以娴熟的叙述艺术和“写实”的真功夫,把生活的本真面目展示给人们:默默执教,辛苦奉献于阳光事业的乡村教师小白,忙得连个人问题也没有时间去考虑。突遭车祸,英年早逝,令人痛心不已。痛定思痛:全社会应给教师多一点关照,让他们更充分的享受阳光温暖。关注生命与人生,悲悯苦难与不幸,这些传统的中华文化基因,贯穿于作品之中。作者将良知和社会责任感,一起给了读者,让读者以阅读的沉重感去深思去解读。
    马金莲的小说一如既往的生活热浪扑面,真实朴实。《碎媳妇》丈夫外出打工,她干家务,怀孕生孩子,被嫂嫂挤兑,受婆婆管教,身心劳苦,日子空落,有太多的无奈与叹息。庸事琐事,儿女情长,乡风民俗,家长里短,从作者笔下涓涓流出,对事物作细致的描写,对人物作细微的感情表述,读来身临其境。作者突破了当下底层叙述中单纯展示苦难,以讲故事为主的写作模式,着意淡化故事,努力抒写人物内心,揭示精神世界,探究更多深层次的东西。这种挑战传统的写作,显示出作者的勇气与能耐。
    金瓯的《补墙记》,当属于诚市文学。城市文学不好写,不像乡土文学那样个性鲜明,地域特色更鲜明。城市跟城市都差不多,要写出一个城市的特点,写出它的不同处确实不容易。《补墙记》却在大家习以为常司空见惯的都市生活中发现题材,找准角度,将城市拆迁中几类人物面对矛盾、纠纷、补偿、赚钱等活动场景的心态,言行举动,惟妙惟肖地凸显出来,给人一种强烈的“在场”感。这源于作者有善于观察生活的眼光,独特取材与构架谋篇的能力,更有游刃有余的叙述语言艺术。
    了一容以前的小说有种沉重、苍凉、压抑感,这与他曾经身心的流浪有关。《野村》与以往的作品不同,温暖而亮色,读起来轻松。一个年轻作家,创作没有固定的路数,这是好现象。如果手法固定下来,就会面临更为艰难的自我突破。地域的独特性成就了了一容的创作。《野村》抒写与作者息息相关的故乡农民特定的生活场景,以及他们的追求与渴望,典型的乡土文学现实主义。从写作艺术上看,并没有多么高超,但有一种原生态“野”性的魅力。老舍说:“粗野是一种力量,而精巧往往是种毛病”。作者大概悟得了此道。
    吟泠的《粉菩萨》讲述父亲、继母、儿子三者的微妙关系及各自不同的婚姻经历。折射出当下社会人情世故,思想观念的变化,一些传统美德被扭曲,挤压,甚至丢失,但善良、同情、爱心等人性良知之光依然闪烁。作者以冷静而温暖的心态,用民间化、个性化的语言,不疾不徐行云流水般道来。作品充满日常化情节,人物有血有肉,语言雅中有俗,俗中有雅。作者不是为文学而文学的专业作家,没有居高临下的创作优势,长年“泡”在底层生活中,深谙人间烟火柴米油盐味,所以她的小说叙事呈现出民间叙事(也可称基层叙事或底层叙事)的独特性,从而大大加强了反映现实生活的深度与广度。
欣喜之际,尚有几许遗憾:因奖励名额有限,参评作品中尚有几篇上乘之作名落孙山;有几位极具实力的作家,或出于谦让,或不愿凑热闹挤兑同仁,未送作品参评。中短篇小说合为一组,按30%分配奖励名额,不科学,欠公平(鲁讯文学奖中短篇分列单评)。以上情况,正好说明宁夏中短篇小说实力之强,力作佳作之多,也说明本届获奖作品并非佳作之全部,而是一部分。如此说来,我们应当变遗憾为自信,并为此而高兴。
 
【关闭窗口】